为何想健身这么难,中小学操场明年拟定开放办法

问题1

有序开放主要是节假日或放学后开放

健身者:眼看学校跑道空着进不去

北青报:场馆有序开放后如何收费?

问题2

本报讯新修订的《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于3月1日起实施。昨天上午,北青报记者在市政府新闻办联合市体育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2018年本市将拟定中小学体育场馆对外开放办法,对于草根体育组织将获场地和资金支持。

顾虑安全呈观望态势

北青报:场馆有序开放后安全问题如何解决?

“挺可惜的,这样好的资源放学后就闲置浪费了。”王小姐说,场地免费向公众开放不现实,她可以理解,毕竟还有设施成本和管理人员的费用。所以建议场地能以合理的价格向周边的市民开放。

原标题:中小学操场明年拟定开放办法 明确有条件开放的场馆需分隔空间
不影响学生正常活动区域

暂不支持该站视频陈经纶中学游泳馆也表示对外开放,成人游泳为50元一次,儿童为30元一次,对本校学生没有额外的优惠。

史江平:中小学体育场馆的开放,经过了好几年的充分酝酿,对中小学体育场馆的开放做了大量的工作,而且有很多的中小学体育场馆已经开放,我们所说的有条件开放,主要是指开放的区域跟教学区域分隔开来的,不会影响学生的正常上学。同时,更多地说的是节假日,学生放学之后的开放,跟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和正常的教学生活没有影响。特别是提到的有序开放,对辖区内的社会组织按照共建、共享、协商的方式进行开放,所以整个开放活动都是有序进行。

海淀区的学校之写明了开放的时间,但并没有说明对谁开放。其中中关村二小标明是周末上午开放,记者于周日前往该校,却被告知学校篮球场不对外开放。

史江平:市体育局准备通过一年的试点,通过社区共建、资源共享和协商的几种方式,来探讨出一个使符合实际情况的中小学和社会单位体育场馆对外开放的办法,这个办法预计2018年着手拟定。预计在2018年下半年之后出台,希望尽快让更多场馆对老百姓开放。

其实,王小姐家附近并不是没有合适的运动场地,小区往北走300米,有一所忠德学校。“我每天傍晚或者周末途经学校,都发现操场跑道空无一人,篮球架下很少看到有人打篮球,偶尔能看到教练在绿茵场上教小孩踢足球”。王小姐向门卫打听,得到的回答是,操场不向社会开放。

公办校要积极创造条件向社会开放体育场馆

马女士说,她小的时候学校操场是对外开放的,很多学生和居民到校内打乒乓球,有的家长带着孩子去操场学骑自行车、玩滑梯。“有一次一个健身者灌篮时,手抓住了篮筐,由于设施陈旧,篮球架直接被拽倒,健身者也被轻度砸伤。这件事情让我多年后想起来仍有点心有余悸”。

延伸

市民观点

史江平:《条例》中提到,推动中小学校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向未成年人免费开放体育设施。中小学校用于体育教学的场馆和设施主要在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辖区和城乡社区内按照互助合作、社区共建、资源共享的方式有序开放。区人民政府应当提供经费支持。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被问及校内体育设施对外开放的问题时,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铮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目前中小学校体育设施普遍不足,比如很多学校没有足球场地,孩子没法踢足球。应该先弥补上“欠账”,再谈开放。他也坦言,目前学校体育设施开放需要运营,经费从哪来、是否可以收费、出了责任谁负责……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具体明确。“学校对本校学生有安全管理责任。如果对外开放,责任就大了,学校就成了公共服务单位的性质,有安全方面的担忧”。

“对基层组织、草根组织、健身团队的扶持,是这次《条例》的一大亮点。目前,本市登记的健身组织7800多个,这个扶持的办法出台之后,数字会大幅度提高,会对全民健身发挥作用。”卢宏泽说。

今年3月1日起,新修订的《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正式施行,《条例》提出,中小学校用于体育教学的场馆和设施按照互助合作、社区共建、资源共享的方式有序开放。不过,新规实施了大半个月,“向未成年人免费开放”仍然停留在纸面上,北京晨报记者探访的多所学校干脆不开放的不在少数,即使开放也大多不免费,甚至对学生并无丝毫优惠。

市体育局群体处处长史江平表示,《条例》确定,中小学对体育场馆开放是“有序开放”。目前本市正在拟定全民健身社会组织和健身团队备案指导意见,其中明确要求健身团队和社会组织,必须在辖区街道进行备案,然后才能够享受政府和社会体育场馆对外开放的优惠相关政策,经过登记备案的团队进入中小学体育场馆将获优惠支持。同时,有条件的中小学体育场馆指的是空间分隔开、不影响学生正常活动区域的开放。此外,按节假日期间开放也不能影响学校的正常秩序,这些具体细节需通过签订协议或合同来约定。

文中学羽毛球馆表示,打球为每小时70元,“我们是租场地,不按人头,所以对学生没有什么优惠”。

史江平还表示,目前全市600余所符合条件的中小学已经对社会开放,预计占到有条件开放的中小学的70%,但是仍没有达到预期。“我们准备通过一年的试点,通过社区共建、资源共享和协商的几种方式,来探讨出一个使符合实际情况的中小学和社会单位体育场馆对外开放的一个办法,预计在2018年下半年之后出台,希望尽快让更多场馆对老百姓开放。”

学校体育设施开放难在哪儿?多区教委婉拒了北京晨报记者的采访。“现在大家都呼吁开放,为开放叫好。可一旦出了安全事故,万一伤及学生,社会舆论马上就该铺天盖地地来了。”某区教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尽管区内有的学校开放了,但仍然想“低调一些”,没法接受采访。

对话人:市体育局群体处处长史江平

家长:担心健身者碰到孩子

对话

记者调查

文/本报记者 武文娟

相关文章